文章
娛樂明星
情感百態
奇趣
熱點新聞
奇聞趣事
全部
    
她在地震中失去雙腿,6年后嫁華裔高學歷老公,兒女雙全成功逆襲
2022/11/03

01、突遭厄運,經歷人生至暗

2008年5月12日,一場突如其來的大地震席卷了四川廣闊的土地,頃刻間地動山搖,曾經熱鬧繁華的街道高樓,伴隨著飛揚的塵土陸續倒塌,變成了人間的「煉獄場」。

絕望、哭喊、恐慌彌漫了整個城市。那天,對于很多人來說,意味著至暗時刻。

對于廖智來說,也是如此。

那一年,廖智23歲,還是四川德陽市漢王鎮的一名舞蹈老師。走在路上,常常被人夸長得和張柏芝一樣漂亮。

她的女兒剛剛學會走路,丈夫也事業有成,婆婆還能幫忙照顧孩子。在外人看來,廖智是掉在「幸福窩兒」的女人。

災難發生時,廖智正在客廳和婆婆拿著玩具逗女兒玩。

突然爆發的地震使得單元樓搖搖欲墜,巨大的力量將廖智和婆婆甩到房間的一角,女兒也被晃倒在地,嚇得哇哇大哭。

此時,房頂上還有嘩啦啦往下掉的碎石,來不及多想。廖智從地上爬起,跌跌撞撞往女兒的方向撲去。她抱起女兒,想要打開門帶著婆婆和女兒逃生。

剛跨出門,樓房坍塌了。

伴隨著轟隆隆幾聲巨響,三人連同鋼筋水泥從四樓陷了下去。

廖智從高處跌落,被摔得神志不清。

不知過了多久,她似乎聽到了婆婆呼喚自己的聲音,「廖智,廖智,你快找找小孫女......」

她從廢墟中醒來,腦袋像灌了鉛一樣昏沉。等恢復意識后,她試圖動了動下半身,根本使不上力氣,原來半個身子都被掩在了廢墟里。

她掙扎著稍微調整了下姿勢,在黑暗中一邊摸索著用手將壓在下身的石塊一一挪開,一邊大聲呼喚女兒。

可遲遲得不到回應,她急得大哭。等下半身終于從廢墟中解脫,廖智才發現小腿已被一截鋼筋戳穿。

她顧不得自己的傷口,只想盡快找到女兒。

她摸索著找了好久,才終于在一個黑暗的角落找到了女兒。可女兒的小手早已沒了溫度。在黑暗中只留下一片駭人的冰涼。

女兒就這樣走了,她還沒來得及感受這人世間的喜怒哀樂,就如同花朵一樣凋零。廖智的心在那一瞬間,仿佛被萬千把刺刀狠狠掏空。

她一遍又一遍,重復著哼唱女兒以前最喜歡的兒歌,想要送女兒最后一程。

還沒從失去女兒悲傷緩過來,打擊又接憧而至,婆婆最開始還能勉強和她搭上兩句話,在最后虛弱地說了一句,「廖智,我好像不行了。」便再也沒了聲音。

在黑暗中,只剩下廖智一個人安靜孤獨地等待死亡。

一直到26個小時后,廖智才終于被救援隊員救出。

她的下半身受傷嚴重,為了保住性命,醫生為她做了截肢手術。

她是一個舞者,4歲開始學舞,一直到23歲,她人生有近20年時間在舞臺上。

一個舞者失去了雙腿,就猶如鳥兒在天空沒了翅膀,魚兒沒了大海。

沒有腿,她未來要怎麼跳舞?

02、涅槃重生,舞臺綻放光芒

地震結束后,媒體通過對廖智的報道,給廖智貼上了「汶川地震幸存者」,「最美舞蹈老師」的標簽。

她成為了人們心目中代表力量和希望的符號。

廖智一直是個樂觀的人。截肢之后,她留給自己悲傷的時間并不多。更多的是她不能不在乎身邊人的感受,何況還有大眾對她的期許。

在醫院住院期間,第58屆世界小姐重慶賽區的編導任虹霖,通過媒體看到了廖智的故事。不惜從千里之外趕到醫院看望她。

第一次見到廖智,任虹霖就被這個長相出眾,樂觀堅強的女孩兒吸引了。他知道廖智一直很熱愛舞蹈,在臨走之前,他嘗試著問廖智,「如果現在給你個機會,你還會繼續跳舞嗎?」

廖智面對突然的提問,先是愣了一下,隨后又小心翼翼地反問道,「我當然會,只是現在的我,可以嗎?」

任紅霖笑著鼓勵道,「只要你想,沒什麼不可以。我準備策劃一場大型晚會,如果你想參加,我很歡迎。」

隨后任紅霖讓廖智先嘗試著做一個跪立的舞蹈動作。那時,廖智才做完截肢手術一個多月,傷口還沒完全愈合。

她翻過身,用力抓住床邊的把手緩慢跪立,可膝蓋才稍微用了一點力,就傳來劇痛,雙腿開始止不住地顫抖,豆大的汗珠從額頭往下落。

但是廖智知道,如果這次沒能成功,也許這輩子再也沒辦法登上舞臺。她咬牙堅持,強忍著劇痛完成了跪立的動作。

動作結束后,病房傳來響亮的鼓掌聲,人們都被她的堅強毅力所感動。

接下來就是一個月殘酷而又緊張的訓練。

跪立,旋轉這些在普通舞者看來很簡單的動作,對廖智來說,比登天還難。

失去雙腿后,很難掌握平衡力。一用勁,就疼痛得厲害。膝蓋常常被磨出巴掌大的血泡,淤青一塊塊看著滲人,母親在一旁難過得掉眼淚,哭著讓廖智別再折騰自己。

但廖智硬是咬著牙,一遍遍訓練把舞蹈動作啃了下來。

在第58屆世界小姐重慶賽區的總決賽上,廖智一襲紅衣舞裙,跪立在紅色鼓的鼓面上,以一只名《鼓舞》的開場舞蹈驚艷了眾人。

通過這支舞蹈,讓廖智終于找回了曾經在舞臺上自信,散發光芒的自己。也因為這只舞蹈,一炮而紅,被大眾所熟知。鼓舞了和她一樣經歷了災難的人,成為大家心目中的「鼓舞女神。」

03、穿上假肢,重新收獲愛情

廖智以一只舞蹈讓自己告別了災難的過去,接下來的日子她得學會穿上假肢走路。

從裝上假肢到自由自在的走路,有太長一段距離要走。最初,連基本的站立都很困難。

假肢重達20斤,而截去雙腿的廖智只有50斤。

她薄弱的身體,根本沒辦法托起笨重的假肢,就連站直都異常艱辛。何況還要抬腿和掌握平衡。

剛開始走一步就搖搖晃晃,然后直挺挺地摔在地上。連續摔了幾個月,她才能慢慢利用假肢一步步挪動。

可每走一步,就像是美人魚行走在刀尖上,短短兩三分鐘,腿會發脹發痛。

痛得受不了的時候,她甚至就想一輩子舒舒服服地坐在輪椅上。

廖智說,「 這種痛是沒辦法回避的,那段時間我真的特別煩躁。就覺得這是什麼人生,每天除了痛就是痛。很長一段時間我已經痛到不想要這樣的人生了。

她花了很長的時間去適應,訓練。

第一次穿著假肢出門過紅綠燈時,廖智站在路口足足等了二十分鐘,遲遲不敢跨出第一步。

她腦海里不斷浮現出自己正走在馬路中央,突然摔倒的窘迫樣子。

又怕別人看出自己假肢的異樣。

想象中的恐怖,才是最大的恐怖。

許多殘障人士就是在這種自己給自己設置的心理障礙中,被嚇倒了。

就在廖智還在經歷和假肢「斗智斗勇」的艱難時期,廖智的丈夫提出了失婚,兩人的婚姻也正式畫上了句號。

讓廖智真正接納,學會與假肢相處,是從遇到了現任丈夫開始的。

那是2013年,廖智要去央視參加《舞出我人生》的節目,為了在舞臺上更好的表現。廖智需要一幅更為靈活方便的假肢。

她找到了之前一家上海假肢公司給她留的電話,她撥通了過去,約好了見面時間和地點。

第二天,廖智和母親啟程出發,去了上海。

負責接待廖智的人是Charles,如今這個人成了廖智的丈夫。當然,這是后話。

Charles是美籍華人,畢業于美國西北大學,最初廖智只是Charles眾多客戶中的一個,他為她量身定制假肢。

相處下來,Charles覺得廖智不僅是個美麗大方的姑娘,內心還很堅強樂觀。廖智也被Charles的細心和專業所吸引。

廖智在接受采訪時,說道Charles時,滿臉都是幸福的模樣,「 他經常告訴我一些穿戴假肢的專業知識,我最開始還有些不耐煩,后面發現他真的是一個很可靠的技術人員。」

有一次,為了方便測量假肢,他用一根線綁在我的腿上,線的另一端綁在他的腿上,方便固定。也是從那一刻我覺得,好像我和他的生命,通過一根線連了起來,這種感覺很奇妙。

都說女追男隔層紗,可廖智不敢捅破這層窗戶紙,她有一段失敗的婚姻。

截肢后不到半年,前夫就拿著失婚協議書讓她簽名。前夫比她大11歲,當初為了和他在一起,廖智不顧父母的反對,毅然決然的嫁給了他。

可沒想到,最后竟是這樣分道揚鑣的結局,這讓廖智覺得悲涼又無奈。

她對感情沒有信心,對自己也沒信心。何況Charles擁有高學歷,高顏值,優渥的家境。而自己呢? 說難聽一些,是殘障人士。

健全人和殘障人士的愛情與婚姻面臨的困難太多,不被人看好,同樣也很難得到祝福。

最后還是Charles勇敢的對廖智表了白。

那是兩人相識的第四個月,Charles約廖智吃火鍋。突然,Charles放下筷子,一臉嚴肅望向廖智,「我可以邀請你做我的女朋友嗎?」

廖智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看著Charles沒說話,這時Charles抓起廖智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你可以摸摸我的心跳。」

廖智本想說,我再考慮看看。可看著Charles一臉真摯的模樣,脫口而出一句「好。」

兩人便正式的在一起了。

04、婚后產子,實現人生逆襲

第二年的五月,兩人舉辦了婚禮。

婚禮上在全體親戚朋友的見證下,Charles蹲下為廖智輕柔的洗了腳,為她親手穿上假肢。

還輕聲對著自己的新娘說,「我看到的你,不用穿假肢,也是很完美的樣子。這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在Charles眼中,假肢就和我們的鞋一樣,只是用來走路的工具,很稀疏平常。

因為Charles對妻子廖智的鼓勵,廖智穿著假肢走在人群,再也不會和當初那樣畏手畏腳。

她不再把假肢當作累贅,而是把它當作生命中的點綴,當作一件藝術品。

還會經常穿著假肢在密集的商場進行表演,也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讓更多殘障人士受到鼓舞,有一天能夠自信大方的走在街頭。

因為在地震時目睹了女兒死在自己眼前的經歷,婚后廖智一直走不出陰影。而Charles一直扮演著一個好丈夫的形象,只要是妻子不愿意的事,他從不強迫。

一直默默陪伴廖智,把她寵成小公主。甚至還告訴廖智, 「如果實在走不出失去女兒的陰影也沒關系,大不了我們就不要孩子。對于我而言,最重要的是和你在一起。」

他害怕妻子穿假肢太累,為妻子量身定做了很多部假肢,有專門跑步的,平常走路的.....

有時出門廖智走路太累,他便蹲下身將妻子背在背上,全然不顧周圍的人群。反倒是廖智不好意思,吵著把她放下來。

這時Charles則一臉壞笑打趣道,「我背我老婆怎麼了,別人愛看,就讓他們看去好了。」

在Charles無微不至的陪伴和照顧下,廖智也終于打開心結,積極備孕。

2016年9月份,廖智生下了大女兒。2018年9月,廖智又生下了小兒子,一家人幸福又美滿。

兩人在生活中是恩愛的夫妻,在工作中也是好搭檔。

2020年初,兩人一起創辦「晨星之家」,專門為殘障人士提供專業的假肢服務,能帶給更多人幫助與希望。

如今的廖智已經36歲,還自己出了書,會經常在社交平臺更新自己的生活日常和舞蹈視訊。

在平臺上自我介紹也十分可愛,「因為活得太浪漫,小腿流浪去火星了。」

她早已坦然接受自己身體殘缺的事實。視訊中的她即使穿著假肢,依然靈活自如,渾身散發著自信的魅力,嘴角依舊是和以前一樣不變的笑容。

在評論區很多粉絲為她的樂觀心態點贊,他們被她身上熱愛生活的勁頭打動,甚至還有人開玩笑說,「好喜歡她這樣的腿,但是又舍不得現在的這條。」

回首當年地震時遭遇的苦難,廖智記憶已經變得模糊。

有人問她,是什麼支撐她一路走下來的。

廖智說, 「萬物都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每個人的人生都有高有低,正是因為這些裂痕,才得以讓光來到她的生命中。

比起經歷過的痛苦,她更感激在她的生命帶給她美好與溫暖的那些人。

面對苦難,有人選擇沉淪,結果只能墜落谷底,難以翻身。

而有人卻選擇逆勢而上,從而成就了自己的人生。

而廖智顯然是后者。

她用實際行動告訴了我們,這世上,除了你自己,沒人能打垮你。

愿我們在遭遇人生困苦時,能如同廖智一般積極樂觀;在看清生活的真相后,能依舊熱愛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