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娛樂明星
情感百態
奇趣
奇聞趣事
熱點新聞
全部
    
80后女大學生,賣掉父母房子,獨自辦學12年,7年生5娃:我想讓孩子看到更大的世界
2022/11/21

有人說:「為了夢想可以放棄一切。」

80后的 陸曉芳,就是這句話的忠實踐行者。

為了追夢,她不惜賣掉父母的房子。

最終卻在苦苦支撐12年之后,再也堅持不下去,無奈慘敗收場。

后來,她獨自照顧5個孩子,每個月靠5000塊錢(約新臺幣22400元)維持一家7口的生活。

這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們一起去看看。

(陸曉芳和她的5個孩子)

陸曉芳,1981年出生于大陸安徽一個普通家庭。

雖然家里日子并不富裕,但好在父親有一份穩定的工作。

所以在生活上,從未虧待過她和哥哥。

2005年,從大學畢業的陸曉芳,像無數大學生一樣,對未來滿懷希望。

一腳踏出校門的那一刻,仿佛離實現自己的夢想,又近了一步。

陸曉芳的夢想,就是能成為一名老師。

在她看來,老師是一份非常神圣的職業。

她相信「知識可以改變命運」,希望自己能幫助更多的人學到知識。

2006年2月,陸曉芳從同學口中得知,肥東縣古城鎮的范店小學,因為教學條件差需要老師。

對陸曉芳來說,這是一次絕佳的機會,她萌生了去支教的想法。

(辦學艱難,陸曉芳難過流淚)

懷著一顆躊躇滿志的心,她瞞著家人,偷偷地跑到了肥東縣古城鎮范店小學。

然而,到了學校后,眼前的場景完全超出陸曉芳的預料。

范店小學最初是范店村的村民出地、出工、出資而建的,老師的工資都是村民們湊錢發的。

學校的辦學條件非常差,學生也僅僅只有十幾個。

因為沒有老師,學校已經到了難以維持正常教學秩序的境地。

她想,如果自己留下來,這群孩子就有機會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而在五彩斑斕的世界里,才有改變他們命運的機會。

反復思量后,陸曉芳最終選擇了留下來。

學校里時常斷電,還因為交通不便,每個月外出一次就要買夠一個月的儲備糧。

最不方便的,是學校里沒有自來水。

要用水的話,還得自己到附近的井里去打水。

但陸曉芳從不覺得很艱苦,比起這里的孩子,她感覺自己已經夠幸運了。

她告訴自己,一定要守下去,只要孩子們能學到知識,她的堅持就有意義。

陸曉芳沉浸在夢想成真的喜悅中。

但這種喜悅,僅僅維持了兩個月。

兩個月后,校長突然告訴她,學校已經辦不下去了,讓她自尋出路。

面對無力扭轉的現實,陸曉芳不得不選擇離開。

可當真要離開時,陸曉芳意識到,周邊村子就這麼一個學校。

如果連這唯一的學校都關門大吉了,那這些孩子們該怎麼辦?

陸曉芳問校長,這些學生以后要去哪里上學?

校長嘆息著告訴她,只有去縣城讀書,或者輟學這兩條路。

留守孩子們的家庭經濟狀況都比較困難,在這里上學都是「高就」,何談去縣城?

既然去不了縣城,肯定就是輟學。

支教老師沒有放棄,家長和孩子沒有放棄,為什麼上級機構要先放棄呢?

俗話說:「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但當時當地無奈的現實,明明就是「窮了教育,苦了孩子」。

她一次又一次地問自己,到底有什麼辦法,才能讓學校繼續辦下去?

思來想去,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愿意接管學校的人,將學校重新開起來。

可這個人又要去哪里找?

其實,在2005年的時候,就有一些教育工作者嘗試通過合作辦學的模式,來恢復范店小學的正常教學。

但最終,他們的努力都失敗了。

陸曉芳還記得,剛到學校時,有一位70多歲的老人,正準備帶著5個孫子去縣城陪讀,鍋碗瓢盆都準備好了。

對他們來說,老師就是絕境里的一束光。

沒多久,陸曉芳作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

她要接手這個學校,只要有她在,她一定會讓這些孩子有書讀,有學上!

更重要的是,她還可以做老師,延續自己的人生夢想。

2006年7月,陸曉芳悄悄地從親朋好友那里借來一筆錢。

她用這筆錢租下范店小學,并和范店小學所屬的楊塘學區中心學校簽訂了一年的辦學協議。

(陸曉芳多方籌資辦起來的小學)

同年8月,陸曉芳正式接手范店小學。

那一刻,陸曉芳覺得,自己的未來充滿了無限可能。

她在心里默默地說:

「既然選擇了這條路,那就要盡自己最大的能力,為這里的孩子負責。」

可是,生活并不是靠夢想來維持的。

錢,錢,錢!

開頭借來的錢已經花光了,學校看上去毫無變化,依然面臨關閉的窘境。

陸曉芳總不能光用激情和熱血,就教會學生知識吧?

(重建的學校)

此時,很多家長已經得知,范店小學由新來的大學生老師接手了,他們找到了陸曉芳。

并告訴她:「我們真的希望,你能夠好好地將學校辦下去。」

俗話說,一分錢難死英雄漢。

何況對于一個剛畢業不久的普通女大學生呢?

萬般無奈之下,陸曉芳最終選擇向父母求助。

最終,父母不忍心女兒為了心心念念的學校吃苦,決定賣掉居住多年的房子。

甚至,還將自己下崗時,工廠買斷工齡的錢一并給了陸曉芳。

除了父母給的錢,陸曉芳又厚著臉皮向親戚朋友借了一圈。

最后,一共湊足了40萬(約新臺幣180萬元)。

一些村民為了支持陸曉芳,也紛紛將自家耕地租給她辦學,租期30年。

(陸曉芳在給孩子們上課)

錢有了,地有了,也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支持。

很快,陸曉芳在學校的舊址上,重新翻建了一棟兩層樓的教學樓,并將學校改名為:大陸小學。

為了能節約開支,她把父母從城里接到了學校,給她做后勤,甚至還把哥哥和嫂子也「拖下水」。

(在學校午睡的孩子)

很多人表示不解,陸曉芳明明可以事不關己地離開,重新尋找到自己夢想的起點,何必堅守在條件如此不好的地方窮折騰呢?

陸曉芳說:

其實我很清楚,這是一件風險很大的事,但這里只有這一所學校能讓孩子們上學。

如果我走了,他們大部分都會輟學。

然而,人的一生,總是充滿苦難。

2009年,因為陸曉芳「未批先建」,以及協議合同到期,吃上了官司,被責令要求盡快騰出校舍。

卻又因為100多名學生,沒有學校可以分流出去,大陸小學又堅持了下來。

同時,她的事跡也引來不少媒體的關注,得到很多社會愛心人士的幫助。

2014年,吳勇到大陸小學做志愿服務時,認識了33歲的陸曉芳。

他被陸曉芳的故事所打動,覺得這個女人很偉大,也很不容易。

也許是兩個人都擁有一顆善意的心,沒多久,他們便相互吸引,走到了一起。

(學校里的孩子們正在吃午飯)

吳勇也非常支持陸曉芳的事業,為了能幫到陸曉芳,他還辭去自己原先的工作,幫陸曉芳一起在學校里照顧孩子。

2015年,即將生孩子的陸曉芳還在為了學校而堅持著。

2016年的一場大雪,壓塌了原本就不牢固的教室。

(暴雪壓垮的活動板房)

最后,陸曉芳不得不將狹小的圖書室、老師的辦公室,就連職工住宿的地方都騰了出來,才勉強湊出給學生上課的地方。

在無數人的幫助下,大陸小學雖搖搖墜墜,但又堅持了兩年。

2018年1月,大陸小學最終還是沒能躲過被「取締」的命運。

而此時,距離大陸小學的第一屆畢業生已經過去了11年。

其中還有一名學生,考上了廈門大學的研究生,這讓陸曉芳很是欣喜。

陸曉芳認為,自己的想法其實很簡單。

就是希望孩子們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能爭取到一個深造的機會,可以用知識改變自己,改變家鄉。

有人說:

陸曉芳的精神是值得鼓勵的,很少能有年輕人做到像她這般大無畏。

也有人說:

她的行為十分固執、魯莽、無知。

我只想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經歷了12年的創業,遭受到許多打擊,陸曉芳都沒有丟失那顆善良純粹的心。

她始終堅信,生活一定會慢慢好起來的。

人生最難能可貴的,并不是你所創造的財富。

而是在你失敗之后,對生活依然抱有一顆相信美好的心。